首页 > 霍氏宗亲 > 霍氏文化霍氏文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浅 谈 “续 家 谱”
                   
  古人云:礼莫大于尊祖敬宗,典莫大于修续家谱。
  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曾说:“百事不泯,有益于史乘者,谱也。”并进一步指出:“族人无谱,则昭穆混淆,人不知祖,则姓紊乱,与禽兽何异焉!”
  宋理学家张载指出:“没有家谱,人不知来处,无百年之家,骨肉无统,虽至亲恩亦薄。”
家谱,作为姓氏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,经过改朝换代,社会变迁,风风雨雨几千年,延续至今,充分说明,它作为一种文化载体,有巨大的社会作用和强大的生命力。虽然受统治集团政治倾向而或抑或扬,但历经战乱和风雨,终究走出了困境,走向了光明。在新形势下修(续)家谱,不仅对增强民族凝聚力,建立和谐社会有现实意义,而且对继承中华优良文化传统,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,同时为子孙后代留存一份无价的宝贵财富。为了顺应民意,规范修谱活动,促进修谱健康有序地进行,对修谱进行探讨和研究,十分必要,势在必行。
  修(续)家谱,上以溯祖宗昭穆之序,下以清子孙世派之源。发扬古贤之风范,传承先人之美德。重申族规家训之谕,启迪子孙后代之本。能增强氏族的凝聚力、亲和力和感召力,可激发同根、同源、同宗的血缘亲情。家谱,存历史之真容,考古今之沿革,扬先辈之业迹,鉴氏族之兴衰。可见,修(续)家谱,意义之伟大,作用之久远,氏族之需要,国人之期盼,是可为也,不可怠也!
  一、家谱的产生与发展
家谱,有家谱、族谱、宗谱、通谱、家乘、谱牒等称谓,又有大谱、小谱、总谱、分(支)谱之分。
  家谱通常指一个支脉、一个世系、一个氏族,乃至一个地域同姓族人,记录世系延袭、变迁所构成的一个文化载体。它以血缘亲情为脉络,世代传承,有其他任何别类文化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。
  中华民族在五千年文明历史长河中,一代一代的宗贤,不断地在撰修和续编家谱,又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,而且在不断完善和提高,不断增添新的内容、新的元素,扩大其功能,充分显示家谱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和强大的生命力。
  中华民族家谱的产生,源远流长,上溯三皇五帝,到夏、商、周至春秋战国,遗留的家谱,为后人补记。秦、汉、晋、魏时期,朝廷设立史官,伴随修史,也为帝王将相编修家谱,史称官修家谱,内容简单,只记男性姓名、世系、辈派等并逐步扩大到封疆大吏、朝中重臣。唐宋时期,豪门望族、书香门弟、大户人家尽皆效仿,自修家谱,也称民修家谱,内容不断增加。元朝乃铁木真人成吉思汗所建,汉人姓氏文化受到制约,修谱处于低谷。真正普及到民间,是明清时期。史载,康熙皇帝,精通历史,知识渊博,对族谱的作用有远见卓识,号召子民修造家谱,提出:“修族谱,以联疏远,笃宗族,以昭雍睦。”皇帝提倡,万民响应。当时修谱成为一种潮流,呈现前所未有的“有族就有谱”的局面。这个时期,氏族不分大小,不分富贵贫贱,各氏族都以修谱为已任,积极修造家谱,为我国家谱的普及和发展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并延续至今。当今流传在民间的老谱,大都是清前期所修,或以后的续谱。
  二、家谱的功能与作用
家谱,是以血缘亲情为脉络,以姓氏作标记,编就的特殊史笈资料,是姓氏的生命史。它记录本氏族起源、发展、繁衍、变迁的过程,是氏族最珍贵的文化瑰宝。
  据史笈记载,中国汉人使用过的姓氏有13000多个,经过合、并、灭、弃,至今仍在延用的有4000个左右。一个经历几千年的姓氏,经过朝代更换、战乱、杀戮等人为劫难和疾病、瘟疫、洪涝、干旱、地震等自然灾害,人类大量死亡,加之被别姓兼并,避乱弃姓等等,能够遗留下来,十分不易,能够繁衍成大姓,更是奇迹。每个姓氏,要寻找它的起源、发展和传承的轨迹,只能从寻找家谱入手,因此,家谱,历来被当作是血缘延续的载体和依据。
  家谱,记录一个氏族产生、发展和变迁,在时间上,是纵向的,是经线。每个姓氏的人分布在天南地北,按血脉又衍生出千枝万叶,在空间上,是横向的,是纬线,经线经常交织,形成一个氏族的整体,氏族和民族,又组成一个国家的整体。氏族作为国家肌体的一个细胞,在维系着国家的生命和发展,这就是氏族和国家关系的所在。
  在中国,姓氏作为一种特殊文化,在每个人身上都打上烙印,任何人不能无姓,亦不应随便改姓。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,忠烈壮士在遭到揖捕、追杀时,仍坚持“坐不更名,行不改姓”。道理也是如此。
  另一方面,家谱显有优于史志的特点。国史,容易受统治集团政治倾向的约束,难以客观公正。三国时期的曹操,是历史显赫人物,有人认为是枭雄,有人认为是奸雄。明成祖朱棣,弑君篡位,??三改《太祖实录》,硬把自己是庶出改为嫡出,使明史的真实性大打折扣。解放战争时期,国民党称共产党是“赤匪”,共产党称国民政府是反动政府。这些都因政治倾向而各有说辞。而家谱记录的姓名、性别、年龄、文化、职业、业绩等都是真实的,没有政治取向的成份。因此,家谱对本氏族历史名人的记录,对氏族发展的记录等常被地方志所引用,地方志中的宝贵资料和地域名人的记述又常被国史所引用。翻开各个时期的国史和地方志,引用族谱资料的情况普遍存在,充分体现族谱的历史价值和社会作用。
  家谱中记录的历史名人,尤其是明君帝王、贤臣良将、封疆大吏、高级官员,他们安邦治国,维护民族利益,耗尽毕生精力,推动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,以此教育后人,牢固树立:“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”的观念和爱国、爱家、爱民族的情怀,共同把伟大祖国建设好。
家谱中记录各行各业的精英,爱岗敬业,奋发向上,在不同时期,不同领域,创造了不凡的业迹,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经验。用他们的业迹,教育后代,树立远大志向,虚心学习,艰苦创业,不断探索,再创辉煌。
  家谱中的族规,要求族人遵纪守法,不抢、不盗、不嫖、不娼、不赌,不吸(毒)。是法纪教育的重要内容。族规中对于杀人放火等严重犯罪行为,施行鞭打、罚跪、投河、活埋等严厉惩治,虽为当今法律所不允,亦不可取。诚然在当时历史条件下,仍起到惩恶扬善的积极作用。
  家谱中的家训要求族人尊老爱幼,孝敬父母,兄弟互携,妯娌相邦,家庭团结,邻里和睦。在社会生活中,诚信待人,童叟无欺,不坑蒙拐骗,不以强凌弱,应助困济贫,见义勇为。这些内容,是道德教育的教科书,是教育后人“忠、孝、善、美”的特殊教材。对促进社会安定团结,形成良好的道德风尚,有着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,与当前建立和谐社会是完全一致的。
  三、国家领导人的论述及国家相关政策
民国初期,孙中山先生在论《三民主义》时,谈到族谱指出:“中华民族由宗族的团结扩充到国家民族的大团结,这是中国人才有的良好传统观念,应妥加运用。
  毛泽东主席1957年在(成都)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论述历史时指出:“搜集家谱、宗谱加以研究,可以知道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,也可以为人文地理、聚落地理提供宝贵资料。江泽民2000年5月4日在参观上海图书馆谱牒中心时,对宗谱作专门论述:“族谱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,收集、研究族谱,有助于中华民族的团结和中华文化的传播。”胡锦涛在全国政协成立55周年大会上讲话时指出:“以姓氏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,在港、澳、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中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。”
  文化部办公厅关于协助编好《中国家谱综合目录》的通知中明确指出:家谱是记载同宗共祖血缘集团世系,人物和事迹方面情况的历史图谱,它与方志、正史构成中华民族历史长河的三大支柱,是我国珍贵文化遗产的一部分,家谱蕴藏着大量有关人口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、历史学、民族学、教育学、人物传记及地方史的资料,对开展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。同时,对海内外华人寻根认祖,增强民族凝聚力有着重要意义。1984年12月20日,国家档案局、教育部、文化部在国档会字(1984)7号文中说:“家谱是我国宝贵文化遗产中急待挖掘的一部分……,它不仅对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,而且对当前工作也起着很大作用。”
  党和国家领导人关于家谱的论述,为修(续)家谱提供了理论根据,为修谱指明了方向。两个“通知”,以国家部级正式文件,对家谱的价值和作用,予以正式确认和中肯的评价,代表中央政府对修(续)家谱的基本政策和基本态度,这种官方文件,应是修(续)家谱的合法依据。
  我国是一个法制社会的国家,作为体现国家意志的基本大法--《宪法》,没有规定禁止修谱。《刑法》作为界定和惩治犯罪的实体法律,没有设立“修谱罪“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作为处罚一般性违法行为的行政法律,也没有规定修谱属于违法。《民法通则》及其他法律、法规,对修谱并无问责。按照常理,凡是法律没有规定禁止的,都是允许公民去做的,简而言之,修谱是合法的。
  近年来,随着宗亲联谊活动的蓬勃发展,各地各姓氏都在造谱修谱,这是太平盛世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,并发展成当代一种时尚文化。大批有识之士,贤达名流,热爱氏族事业的人士参与其中,一些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鼎力相助,形势喜人。不少地方政府积极支持这一活动,把宗亲联谊、建祠修谱同发展旅游、招商引资有机结合起来,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。但是,由于左倾惯性思维的影响,也有不少人对修谱顾虑重重,不敢理直气壮说话,不愿公开参与,有些身居要职的领导干部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畏惧心理,甚至暗中捐钱,明不沾边,笔者认为,没有这个必要。应该相信,历史在前进,情况在变化,那种利用过激行为,打击和破坏修谱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阻止和干予修谱的事件,也不会重演。家谱作为氏族事业的核心内容,将一代一代传下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年10月1日与北京罗马花园